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农人列传 >
分享

  媒人送来了婚期的喜帖子,也捧上了全部的礼金和聘礼。女方家开始忙碌了,置办零零碎碎的嫁妆,尤其给女儿缝被子是一件很欢乐且庄严的大事情。

  夫家的聘礼中包括了所有陪嫁被子的棉花和里子布。棉花是未来的婆婆一朵一朵挑出来的,弹的白生生,蓬蓬松松。被子的里面布也是她亲手织成或者购置的,从儿子十八岁就着手纺线、结布、织成匹,盼得就是这一天。纯白的布,几丝儿红绿蓝和着的条条布,还有几个精巧布局的格格布。

  被面子都是女孩子的娘舅们添箱的。大舅送得是龙凤呈祥的苏州缎,二舅又送来喜上眉梢杭州绸,二姨送的被面儿芙蓉藏鸳鸯,那婶添来的布料儿是富贵牡丹开。七八条被面儿七八种色,红的红艳艳,绿的绿莹莹,蓝的蓝瓦瓦……。

  为女儿出闺缝被子,屋里的娘亲合计了好几天。按风俗得约三个以上不同属相的邻家婶子或大娘来参与,还得都是父母们健在,自己已有了生育的“全环”人。几经周全,请好到给女儿纳被子的邻人们,几个人合计掐一个好日子。

  好日子一到,娘屋就热闹了。

  该来的都来了,没请的听说后也赶来了。从土炕到院子里尽是一群这些巧手人喜盈盈的笑脸儿。有人匀棉花,有人裁被里子,有人安排什么样的被面儿要配啥样的被里子布。都夸着娘家的亲戚们讲究,送给娃的被面子一个比一个好。也夸媳妇的婆婆真细数,织出的里子布绵绵的,细细的,色调匀称,格格布更是巧夺了天工。夸了娘家赞婆家,可把娘亲给乐晕了。炕墙上摆着满满的糖盘盘,果盘盘,还有茶碗碗。一会儿叮嘱着吃糖,一会儿又招呼着喝茶,一天咱缝不完咱就缝它个两三天。

  娘屋的老土炕上,铺平了被里子布,摊匀称了新棉花,敷上新亮的花被面儿,方方寸寸留停当,几个人便开始走针游线操持了,当然更不能少了女孩的母亲亲自上阵。有人弯着腰,有人盘着腿,针尖走的匀,线儿拉的长,一道道线条儿端个溜溜的端。还有人干脆按着蓬松的新棉被匍匐着,瞄着,比划着,唯恐一个眼神不小心,乱了针码儿,扯偏了棉线儿。

  满屋的婶子们,都是些过来人,免不了会说几句调皮的逗人话。

  这个说:“呀!才几天的亲家娃如今就要嫁人啦,你可不敢嫁了女婿就忘了娘!”那个又说:“嫁人以后常回家,把疼你的老娘得多看一下。”还有说:“咦!这娃不是一直都嘴硬着说她就不嫁人么,这话才说了几天呀,咋就反悔了,还是女婿娃的魅力大,……”屋子的人说一阵,笑一阵,笑一阵,再说一阵,直羞得女孩子躲到灶房里,拉起风箱烧起了灶,看来非得做一顿最可口的饭菜,好好犒劳一下屋子里忙活的婶子和大娘。

  家乡有个风俗,还得给女子缝一个大大的“八福”被子,其实也就是现在的宽大的双人被子。这回,丈母娘亲自把持了,她手里的剪刀下把尺寸让了再让,放了再放,尽可能的让被子更大或者更宽些。尺寸定了,可还是犹豫着棉花厚了怕热,棉花薄了怕凉。都摊在炕上要缝了,丈母娘还在思索这被子到底小不小,拿一把老尺子又量上了。正巧,女娃儿进屋送茶水了,最爱开玩笑的婶子又有了话题:“快,快叫娃看看这被子宽不宽长不长,能不能盖严实咱女子和她的女婿娃。”羞得女娃的脸一下烧到了脖子下,抱着水杯头都不敢抬了,半响,嘴里仅轻轻地咬出几个字:“哎吆,我的婶呀!”

  满屋的欢笑,惹的屋外的人都要垫着脚透过窗子看究竟。还是母亲解了围:“看她婶子,说这话把我娃难场地……”她婶子又来了:“我说不小了,你还说小,就这尺寸,等娃们将来有了孩子,晚上她一家三口睡一个被窝都没嘛哒,哈哈哈!”“哈哈哈!”又是一阵要抬起房梁的哄笑……。

  缝好的被子在炕头叠成长长的一溜,鲜鲜亮亮有棱有角,已经八九床了,足足的多半人高。这针针缕缕,丝丝线线,饱含着娘家的亲人对即将为人妇的女儿最深情的祝福和牵挂。

责任编辑: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