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今日头条 >
分享

  西部新农人网讯;这几天对于西安家长们来说是难忘的,继“摇一摇”之后,西安教育改革后的“谈一谈”开始了。2018年西安共有29所民办初中组织面谈共计10977个面谈招生计划,7月6日——7月11日大约有31904位学生参加面谈,面谈平均录取率35.3%。

  西安教育部门解决不了的问题,通过“摇号+面谈”,解决了目前最为棘手的小升初问题,如果说“摇一摇”是让孩子们来抓阄解决问题,那么“谈一谈”则将成人职场中的“面试”机制引入到了义务教育中,经过这场尴尬的“谈一谈”,不知道是不是孩子们以后的考验、应聘会多出经验来。

  以目前来看这场“谈一谈”比大部分西安企业的招聘严肃的多,两个老师负责记分、一个老师负责观察学生的神态举止,另外两个老师负责提问,每个孩子有10分钟,需要回答6道题左右,1V5的面试比例,即便在西安应聘面试,这样的阵势也不常见。

  虽然取消往年的528小升初考试,但面试的“谈一谈”本质上是另一场考试,用掩耳盗铃的面谈规避掉“考试择优录取”和义务教育的矛盾。

  实际上面谈的问题涉及广泛,有语文、国学、英语、物理、常识,还有才艺展示。通过考察学生的语言能力、应变能力,来判断是不是可以进入到学校,归根结底,本质上“谈一谈”依旧是一场掐尖!

  部分面谈试题

  是否用手机iPad ,如何正确使用电子产品?

  你欣赏哪个历史名人?

  学生学习不好是什么原因?

  有没有参加学校的活动,有哪些收获?

  你去过博物馆吗,你对什么东西印象比较深刻?

  请用英语进行自我介绍。

  父母平时喜欢看书吗,喜欢看哪一类型的书?

  用英语说一个西安的名胜古迹。

  用给出的词汇描述一下小雁塔。

  谈谈对新能源车的看法?

  给出一串数字,求平均数,说思路即可。

  《红楼梦》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歇后语是啥?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诗人当时的心情是啥?

  父亲节你对父亲说的话?

  满江红中抽了一句,问作者是谁?

  丑小鸭的作者?

  天街小雨润如酥下一句。

  国歌的作者和编曲是谁?

  热气球的材质是什么,热气球的原理是什么?

  乒乓球为什么扁了,要把它放到热水里?

  空调安装在房子的上面还是房子的下面?

  30秒看一段文言文,复述内容。

  说一说《小池》这首古诗的意境。

  画三个图形问哪个做窗帘用料多。

  你有什么特长,在初中里你怎么应用这个特长?

  请用英语介绍自己的特长爱好!

  你认为在学校中,那种道德什么最好?

  敬老院学雷锋活动如果你是班长,你怎么组织?

  你喜欢读什么书?

  毛泽东的诗句你知道那些?

  有块豆腐,你打算怎么切 ? 切成什么形状?

  你都读过什么世界名著?请简单给我介绍下!

  你父母喜欢读书吗?你父母都在看什么书?

  如果父母过生日,你会选择什么礼物送给你的父母?

  |上下滑动可以查看更多面试题目|

  这些问题乍一看都是具有一定开放性的问题,但是稍微细思下就能发现,其中的考点还是语文、英语、数学、物理等方面的问题,不客气地说稍微用点心思的话,面谈本身就可以通过孩子的言谈举止,可以间接的了解孩子的家庭经济情况,和孩子在文化课上的水平。

  小升初采取了“摇一摇”+“谈一谈”的方式,是因为公办教育、民办教育的差距造成,优质教育资源被民办学校占据,民办学校的师资力量、教学能力将公办学校甩在了后面,而这次声势浩大的谈一谈,并没有量化的标准,很多时候学生、家长自己心里也没底。

  解决西安教育问题的关键在破解民办、公办教育失衡,掀掉假民办头衔,让教育回归教育本身而不是场生意经,从“摇一摇”到“谈一谈”都可以说是在头疼医脚、避重就轻。

  目前距离4月8日电视问政“西安教育”已过去三个月,西安教育最大的变化就是取消了之前的“小升初考试”,而时不时爆发的业主因“学位房”“学区房”维权的现象,更是暴露出西安教育早已沦为了生意经。

  讨论小升初摇一摇、谈一谈,我们都习惯忽略大家都知道却无可奈何的问题,摇一摇+谈一谈看似完美的解决了小升初问题,可头疼医脚解决不了西安教育民办强、公办弱的本质问题,骨子里有疾病,天天保养皮肤是痊愈不了的。

  电视问政了三个月,其中暴露的问题,至今也没了下文。

  事实只证明了一件事,西安教育的“既得利益者”已经尾大不掉,作为老百姓期待“既得利益者”主动打破背后的黑色产业格局只能是做梦。

  谁是既得利益者,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有杆秤,其实很多西安人经常都是在私下问,XX们的儿子、女子、孙子、孙女都在哪里,是不是也要参加摇号上学、参加面试谈一谈?

  西安教育沉珂已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全西安人都知道西安教育里面存在着不合理,并非一个进行调研的督导组就能解决,比起让教育部门、有关学校加强自律,其实西安教育更需要纪检、司法部门的介入,拨乱反正肃清毒瘤,才能还西安教育一片蓝天。

  一、拨乱反正,理清学校归属问题

  学校明明是公办的,最后却变成了民办,所有人都知道有问题在哪里,而西安的教育部门总是对此竭力保持沉默,掩耳盗铃的以为只要不拿到台面上讨论,这事谁都不知道一样。

  都是国有单位主体,怎么晃晃悠悠成了民办性质的学校呢?

  高新一中第一任校长皎秋萍,如今的西安高新区民办学校理事会理事长,在一篇访谈文章中曾提到:

  皎秋萍

  西安高新区民办学校理事会理事长,西安高新第一中学名誉校长

  1994年的春天,我还在担任西北工业大学附中校长,接到了西安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聘书,要我在担任西工大附中校长的同时,兼任西安高新一中的校长。接到这个任命时,西安高新一中还只是一所图纸上的学校,校址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荒野,刚刚起步的开发区只能拿出资金修建一座教学楼,师资和生源都十分困难。

  虽然这已经是20多年前的历史,不可否认“民办学校”的崛起有学校老师的勤劳努力,但是至少从历史的脉络里,我们有迹可循,可以看到“民办名校”的发展轨迹,起家和出身都带着一个“公”字,学校一方面拥有比公办学校特殊的“自主招生”,一方面又拥有比真正民办学校强大的公共资源支撑。

  说它公办它有职能部门的民办批复,说它民办它占有着国家资源,早期领导、老师是公办学校派过去,教学用地是公办教育用地。

  如今对于很多“民办学校”来说,教育局并没有学校人、财、物的控制权,也不靠教育局的财政拨款吃饭,甚至有些学校一年的收入堪比一个县,单纯靠教育局指导“民办学校”,来解决垄断优质资源的教育失衡的问题,无异于痴人说梦。

  正是这种假民办、真公办双重优势,支撑起了民办学校在西安众多中学竞争中的优势,而年复一年的优势最后一点一点累积,起初可能还不觉着,但是多年以来则造成了优质教育资源的相对集中。

  只有厘清学校的归属问题,到底是姓“公”还是姓“民”,依循历史脉络理清民办学校的归属问题,才能真正的把所有学校都纳入到西安整体的教育体系中,而不是让假民办游离在体制外,借民办行高收费之实。

  如果“民办学校”是利用公共财政、公共资源包括土地、校舍、师资,是公办背景的,就应该收回来,政府完全可以将现有的“民办学校”重新变更成公办学校,首先不仅有历史依据,更重要的也是保护国有资产。

  二、打蛇打七寸,看谁在借教育发财?

  西安教育乱象说到最后,其实最大的问题就是把教育变成了生意经,而很多名义上的民办学校,都是借着靠、占大学资源、开发区资源或者公办学校专制而来,是从国有主体上发展而来。

  那么这么多年来收取的高额学费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转化成为国有资产?

  国资国有就是国有单位,明明主体都是国资,为何最后又给自己扣一个民办的头衔,而西安国资国有“假民办”中小学,直接把教育变成了生意经,在这里需要的不是什么自查、整改。

  家长在教育部门排队咨询

  收取的高额学费、择校费,大笔大笔的钱去了哪里?是否是变相的国有资产流失,是谁赋予了他们买卖学籍名额的权力……

  离上一次西安教育的电视问政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我们会发现曝光了的问题,最后并没有找到谁该为此负责!

  问题既然已经发现,不是说只去做整改调研,要敢于追责问责,敢于挖出背后的保护伞,对西安教育不应该只停留在教育部门整改、开座谈会……

  三、斩断教育和房地产利益链

  除此之外还应该斩断,学校和房地产之间的利益链接。

  最近几年学校和房地产商的勾结,学区房、学位房越炒越高,越来越多的西安人将收入投入到了教育和住房上,直接降低了生活在西安的幸福感,甚至很多家庭的生活条件也因此大大降低,一大批因教育和房产挂钩的维权现象爆发。

  单纯从赚钱的角度来说,教育和房地产“合作”绝对是双赢,既能够使地产商的房子卖得好,也有利于学校招生和盈利,甚至地方政府也能从中收益,但是当把教育当作生意经,最大的输家必然是老百姓。

  在西安高房价的大环境下,为了买“学区房”很多家庭都承受着巨大的生活压力,而“学区房”的背后实际上是大写的教育不公平。

  在西安不少中小学与房地产合作办学的模式已经相当普遍,打着“教育”的名义使得不少房地产商的房子价格能够节节攀升,当学校和房地产合作,两者之间的互惠互利,实际上让教育变成了一座压在老百姓身上的大山,中小学教育与房地产商关系越亲密,教育就越不公平。

  特别是五六月以来,西安接二连三的发生因“学区房”爆发的维权事件。

  安徒生童话里有个故事叫《皇帝的新装》,而西安的教育乱象其实比童话故事还荒诞,从幼儿园、幼升小、小升初、中考掐尖,甚至在高考志愿填报上,每个步骤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棘手的小升初西安采取了摇一摇、谈一谈的方式,而当务之急是,西安教育要硬起手腕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单靠教育部门自己整改、开讨论会永远只是在头疼医脚,解决西安教育乱象既要理清学校民办、公办的归属问题、肃清既得利益者,亦要斩断教育和房地产利益链。

  需要提醒大家的是,面谈未被录取的学生还可以参加之前摇号人数小于计划数的学校组织的二次摇号进行补录。除了面谈及二次摇号,家长朋友也可以在就近的公办学校进行入学登记。

责任编辑: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