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农人风采 >
分享

  01

  这个故事得从朋友圈的一张照片说起。

  去年年底,一位名叫“耕耘”的微信好友在朋友圈中发了一张桃树的照片,迅速地引起我的好奇。照片中的这株桃树非常奇特,既不是开心形,也不是主干形,更不是自然生长的伞形,而是如孔雀开屏般美丽的连理之木。

  “耕耘”告诉我,这是他师公郑凯旋的得意之作。

  三个月后,我挑了最美的季节去一睹这株桃树的“芳容”。

  现场比照片惊艳多了!这株长在院子里的桃树伸展着长长的“臂膀”,上面承担着13根直立的主干,每根主干上都长满了盛花中的枝条,在阳光的照耀下分外妖娆。

我的最后心愿:做一个亩产2万斤优质果的生态桃园

  郑凯旋和他培养的具有13根直立主干的桃树

  “它才7岁大。”郑凯旋从房子里迎了出来,身体健朗,精神矍铄,看不出已是八十高龄。“这棵桃树是为了方便观察才在院子里种的,本来想培养成‘王’字形,参观的人太多,路边的枝条老是被碰断,就成了现在的‘H’形。”

  听完这话,我再一次被“惊”到了,我原来以为这是一株快要成“妖”的老桃树,虽然到现场后看到的树龄没有那么大,但却万万没想到这还是一位风华正茂的“青少年”。

  但这位桃树界超有个性的“青少年”,却承载着郑凯旋在桃树种植上30余年沉淀的4大理念:空间、阳光、调势、平衡。

  02

  30年前,在郑凯旋居住的山西省平陆县杜马乡一带的桃园管理是非常粗放的,不浇水,不打药,不套袋,一年也就施点牛粪。桃果质量差,价格也低,每斤才0.3元。

  郑凯旋原来是种苹果的能手,1987年在女婿家帮助打理桃园,发现已经生长了近十年的开心形桃园非常郁闭,操作十分困难,于是就把挡路的大枝统统锯掉,留出操作道。

我的最后心愿:做一个亩产2万斤优质果的生态桃园

  改造后的开心形桃园留出操作道

  “当年树上长了很多徒长条(枝),我保留了一部分有花的枝条,结果发现上面结的桃个头大、颜色艳,品质明显比下面好,从那以后,只要上面有空间我就保留一部分徒长条结桃。”

  “原来一开始不是为了培养主干,而是为了保留结果的枝条。”我其实挺好奇郑凯旋是怎么想到在开心形上树起直立干来,让教科书上极力避免的“树上长树”成为一种新的种植模式。

我的最后心愿:做一个亩产2万斤优质果的生态桃园

  “树上长树”的一株多干形

  “这些保留的徒长条一结桃就被压弯,所以一开始我培养的直立干不是直的,而是弯弯曲曲的,很难看,而且还影响光照,后来新枝培养时我就把它们拉直了,慢慢形成现在的一株多干形。”

  这片老桃树还在,已经是39年的高龄桃树,黝黑空洞的主干,但上部依然生机勃勃,以不到60株、1.3亩的面积每年都能收获超过上万斤的产量,这对来自南方的我来说,又是一次极大的震撼。

  在江南,盛果期的桃树产量不过3000斤,桃树的经济寿命一般都不会超过15年。偶尔看到超过15年的桃园,无论多么残缺不全,我都会对园主刮目相看。

我的最后心愿:做一个亩产2万斤优质果的生态桃园

  用新培养的直立干来替代衰老的直立干

  “老树新枝。”郑凯旋指着正在培养的直立新枝,说道:“只要有1米的空间,都可以把新枝拉直培养成直立干,如果发现原来的直立干已经衰老,也需要在它的附近选择合适的新枝进行培养替代,保持新枝结果。同样对应的根系也会不断更新,树体因此不会衰老。”

  “如果把这些直立干都扳到一个平面,之间的枝条就会互相遮光,就不会都能见到阳光。我的树形产量高就高在立体结果,结果枝特别多,而且都能见到阳光,所以产量特别高。”

  我数了一下,最多的一株树上竖了13根直立干,还不包括2个正在培养的直立新枝。

  “一根直立干的结果能力是20斤。”通过这片桃园的树形改造,郑凯旋已经能够把“空间”和“阳光”充分利用,用来提高桃树的产量。

我的最后心愿:做一个亩产2万斤优质果的生态桃园

  枝枝见光,没有无效区

  郑凯旋对树形的标准是:枝枝见光,没有无效区。

  “我说的无效区有两种:一种是有阳光没树枝,空间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另一种是有树枝但光秃了,像很多开心形桃树的内膛都没有小枝,结果外移,都存在无效区,所以产量不高。”

  与之相配套的,缓放、疏花、疏果、套袋……这些现在看起来稀松平常的技术在当地都是一种创新。这片桃园的桃子价格也从0.3元一斤涨到2元一斤,成为当地的一个标杆。

  03

  “我想一棵树上留十几个直立干都能结果,而且都结好果,如果一亩地栽300多株,一株一干,不是见效更快吗?”在把开心形改造成一株多干形的过程中,郑凯旋悟出了密植园的栽法。

  1993年,郑凯旋就专门栽了1亩地,行距2米,株距1米,1亩地种333株,主干形。

  但任何创新都不是一帆风顺的,郑凯旋在自己设想的全新栽培模式中苦苦摸索。

我的最后心愿:做一个亩产2万斤优质果的生态桃园

  生长1周年的主干形桃树

  单干的树体抗风能力差,定植当年一刮风就东倒西歪了,郑凯旋先是用树枝撑,后来连准备盖房的橼都搬到地里去撑树,但结果都是以失败告终。最后采用两头立杆中间拉铁丝的方法才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第一年长一人多高,第二年就开始结果了,一亩‘红不软’就卖几千元钱,效果很好。”郑凯旋非常开心。但第三年开春的一场寒流冻死很多当地的幼龄桃树,郑凯旋的幼树没死,只是冻伤,他发现早停梢对营养积累和提高抗冻能力均很有作用。

  郑凯旋把冻伤后的桃树全部改接成另外一个更好的品种,花期立地改接的,到落叶时树体又长到2米多高,第二年就恢复产量,亩产达到一万多斤。凭借这份超高产量的成绩单,郑凯旋自创的主干形密植种植模式得到了大家的广泛关注。

我的最后心愿:做一个亩产2万斤优质果的生态桃园

  一株一干形的桃树

  “见效快、更新快。”郑凯旋把这种树形命名为“一株一干形”,以区别于从开心形改造而成的“一株多干形”。

  “这两种方法,在管理上哪一种相对容易些?”我问道。

  “一株一干容易,一株多干麻烦。”

  郑凯旋的答案与我脑海里设想的并不一样。我脑海里想起的是日本的稀植技术,一亩地只种几棵或十几棵,就像郑凯旋院子里的那株桃树,因为有很多主干在,生长势会更加缓和,相对来说,树势会更加稳定,更加容易管理。

我的最后心愿:做一个亩产2万斤优质果的生态桃园

  一株多干形的桃树

  “但它见效慢,长树就得好几年。”郑凯旋院子里的那株桃树虽然已经投产,但仍然还处于建造期,还有2个直立干是刚刚培育起来的,尚未投产。

  “新建园你还是建议一株一干形?”

  “对!”郑凯旋回答地非常肯定:“一是好管,二是见效快。”

  04

  “做主干形最大的难题是‘上强下弱’,这个问题在技术上是怎么去解决的?”

  我很清楚,无论是“一株多干”还是“一株一干”,其本质都是主干形,面临的最大问题都是如何解决“上强下弱”的植物本性问题。而郑凯旋最大的本领就是能控制好这个平衡。

我的最后心愿:做一个亩产2万斤优质果的生态桃园

  郑凯旋培养的桃树不存在“上强下弱”的问题

  “压强扶弱。”郑凯旋先讲策略,再讲方法。

  “首先是修剪时间,强旺的桃树绝对不能冬季修剪,也不要夏季修剪,我是9月份带叶修剪旺条。”

  郑凯旋举了个实例。他在2000年冬天的时候去过一家种植冬桃的桃园,这家桃园已经连续几年只开花不结果,树势特别旺,树冠上部都是1米多长的长枝,树上的细枝上也都有花。他先让园主停止冬季修剪,到第二年5月份要套袋的时候才剪,背上的长枝连桃子一起剪掉,只留下了小枝结果。结果那一年不仅桃子结住了,连树冠上面也没长出旺枝。

  “冬季修剪是促势,9月份带叶修剪是减势,5月份带桃修剪是缓势。”郑凯旋强调,对于旺长的树,千万不能在冬季修剪,要在9月份贮藏营养前,先把特别旺的、长得粗壮的枝条去掉。如果秋季没剪就留到第二年5月份再修剪,这样才能使树势缓和。

  “5月份是补救措施,如果秋季修剪了就不用5月份修剪。”我有点听糊涂了,理了一下思路,继续问道:“这是从修剪时间上去调整树势,那在具体的修剪技术上是怎么去调整的?”

  “顶端旺的部分9月份修剪,下部弱的部分冬季修剪。秋季的时候我们只剪旺枝,把上部旺枝剪掉以后,下部的枝条得到的光照就多,光合产物也多了,贮存的养分也多了,通过冬季修剪再做一次调整,这样上下的枝条就基本上一致了。”

我的最后心愿:做一个亩产2万斤优质果的生态桃园

  郑凯旋在疏花

  “还有,同样30厘米的一根结果枝,下部枝条只能留1个桃,中部枝条可以留2个桃,上部枝条可以留3个桃。强势部位多留果,以果控势,多方面调整。”

  “在主干强弱的交接部人为制造剪(伤)口,减弱皮层的营养输送能力,让剪口下方能多分配到一点养分。但在幼树期要尽量避免在主干上制造伤口,要留桩剪,让树体尽快长成。”

  利用剪(伤)口来调节树势也是我第一次听闻的,我思索了一下,其原理与环剥(割)同出一辙。

我的最后心愿:做一个亩产2万斤优质果的生态桃园

  通过制造伤口来控制“上强下弱”

  “需要用多效唑控梢吗?”

  “原来用,现在改用氨基酸控梢。”

  我又一次听到“奇谈怪论”:用平常作为叶面肥的氨基酸来控梢。

  “腐殖酸也有类似作用。”郑凯旋笑着指着身旁的一位徒弟说,“他去年使用腐殖酸时把浓度配得太高,导致新梢停长,用了好几次赤霉素才恢复生长。”

  “用氨基酸控梢在新梢长度不到5厘米时效果最好,超过30厘米就没有效果了。第一次喷过后间隔3天再喷一次。最终的要求是新梢长度不超过30厘米。”……

  通过“调势”来达到最终的“平衡”,是郑凯旋解决“上强下弱”问题的核心。

  05

  郑凯旋的成功引来了全国各地的参观者和学习者。“只要来学习的人,我都无偿地给他们讲解,有时候来的人太多,刚走一批,又来一批,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我的胃病就是这样饿出来的。”

  在太原做汽车贸易的两个儿子心疼年迈的父亲,就把他老俩口接到太原颐养天年。“我在城市待得着急,心里老惦记家里的桃树,晚上都睡不着,我就跟儿子说我要回家。”

我的最后心愿:做一个亩产2万斤优质果的生态桃园

  郑凯旋在扶正新培养的直立干

  “后来儿子们都想通了,也支持我的想法。”呆了几年,郑凯旋又回到老家与同样年迈的桃树作伴,“我回到老家每天都去桃园转转,看看它们有什么变化,哪里需要改善,干这个心情特别好。”

  郑凯旋的众多技术其实都来源于这种细心的观察和大胆的尝试,比如这几年发现的秋梢会有盲节的现象,会造成主干成形后这段的结果枝空缺,所以在建造期如果发现主干上有盲节的部分应在冬季修剪时及时剪除,在第二年重新培养,真正做到没有无效区的要求。

  “我现在想的还是一个阳光利用的问题,无论是长树,还是结果,它都需要光合作用,如何能够最大化地利用阳光,不用化肥,不用农药,最终能达到一个生态、优质、高产的栽培目标。”

我的最后心愿:做一个亩产2万斤优质果的生态桃园

  郑凯旋和他的徒弟们

  “我现在还是一个老学生,我希望到死前能达到这个目标。”郑凯旋转身跟几个徒弟说,“我希望你们几个都能把自己的桃园管理成能亩产2万斤优质桃的生态桃园,作为示范,让人家学习。记住,优质要排在高产的前面。”

  岁月催人老,不负匠人心,望着眼前这位执着、求精、毫无功利心的八旬老人,我不禁想起金庸小说中的一位世外高人——风清扬,而他30年磨炼的桃树种植技术就像风老前辈修炼的绝世武功——独孤九剑。

  在老桃园,我曾问过郑凯旋:“这些桃树还能活几年?”

  “我不死,不会让它们死。”

责任编辑:农人